如何提高90后的生育意愿

时间:2020-04-02 20:20来源:宝宝网作者:育妈点击:

导读:
扫描关注公众号
        从2015年10月,我国全面开放二孩子政策,但是现在正值生育的90后的生育意愿去不断在降低,老龄化进程速度加快,社会劳动力压力逐年加增大,如何才能提高90后的生育意愿呢?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全年出生人口1465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0.48‰,死亡人口998万人,人口死亡率为7.14‰;人口自然增长率为3.34‰,人口出生率为有史以来最低数值。65周岁及以上人口17603万人,占总人口的12.6%。
提高90后的生育意愿
 
        方面是老年人口快速增长,另一方面是人口出现负增长,我国的人口形势确实非常严峻。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局面,显然是基于两方面的原因。其一,是计划生育政策导致我国人口结构的不合理。60、70年代敞开生育,一对夫妇通常都会生育三孩、四孩甚至更多,但自80年代开始,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如此一来,80、90年代出生人口骤减。如今,轮到了80、90年代出生人口生育的高峰期,由于80、90年代出生人口本来就在骤减,因此出生人口的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
 
  首先,低收入群体负担的直接税本身就比较低甚至不负担,因此税收政策的激励作用也就不明显,所以建议对生育子女的家庭直接以财政现金补贴等方式进行激励。
 
  另一方面,低收入群体担心生育阶段无法得到应有的劳动保障。对此,可从用人单位的角度进行政策激励。可比照《财政部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安置残疾人员就业有关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问题的通知》(财税〔2009〕70号)文件,对于企业安置产期女性,在按照支付给产期女性职工工资据实扣除的基础上,可以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按照支付给产期女性职工工资的100%加计扣除。这样,一方面既鼓励了企业对育龄低收入群体的劳动保护,另一方面也降低了企业雇佣育龄女性的用工成本,从税收政策的角度激励了低收入群体的生育意愿。
 
 
  其次,对于中等收入群体来说,建议调整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政策。其一,建议对于子女教育的专项附加扣除政策予以调整。具体来看,《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暂行办法》第五条规定,纳税人的子女接受全日制学历教育的相关支出,按照每个子女每月1000元的标准定额扣除。其中年满3岁至小学入学前处于学前教育阶段的子女可以按此规定执行,但纳税人3岁之前的子女也存在教育费用却无法执行该扣除规定,这样不利于降低纳税人的生育负担。其二,建议对大病医疗的专项附加扣除政策予以调整。《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暂行办法》第十二条规定,纳税人发生的医药费用支出可以选择由本人或者其配偶扣除;未成年子女发生的医药费用支出可以选择由其父母一方扣除。但实际上,由于纳税人本身处于工作年龄,大部分纳税人本人发生大病医疗费用支出的可能性非常低,反而纳税人的父母或其配偶的父母发生大病医疗费用的可能性较高。因此,笔者建议允许纳税人及其配偶可将双方父母所发生的大病医疗费用进行选择扣除,从而降低家庭养老负担。
 
  对于高收入群体来说,可从财富代际传承的角度鼓励生育意愿。目前,我国暂时还没有对家族式信托、基金以及遗产等财富传承方式颁布相关的税收政策,但从世界各国的历史经验来看,家族财富的代际传承可能会面临来自收入再分配的调节,不少的高收入群体也对此表示担忧。因此,可考虑增强高收入群体在财富代际传承方面税收政策的确定性,打消高收入群体对于生育子女可能会带来家族财富代际传承方面的忧虑。
 
  当然,我国目前所面临的生育意愿降低问题,不是出台税收政策就能解决的,税收政策所发挥的作用是针对不同群体进行差异化管理,进而引导不同群体的决策行为。要真正从根本上提高生育意愿并解决相关社会问题,还需要其他领域的相关政策配合。
 
  总之,要推迟或扭转我国人口负增长的局面到来,就必须改变目前年轻人的生育观,让年轻人由不愿意生育变成愿意生育。同时,切实解决年轻人“生不起”的问题,让年轻人“生得起”、“养得起”。
 
为此,政府部门必须对生育二孩、三孩的家庭予以嘉奖,包括从教育制度到医疗制度、创业制度、住房制度等各方面进行配套改革,切实降低现代家庭的生活成本。否则,过高的生活成本就会成为最牢固的“避孕套”,让现在的年轻人生不出孩子来。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

怀孕_育儿_母婴社区_宝宝网

Copyright © 宝宝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

声明: 本站文章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